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京山新闻中心 >

京山新闻中心

泉州的树

夏季的泉州城里,谢了花的刺桐树,全力地生长着枝叶。每年春末夏初,直到盛夏,刺桐树在烈日下长得格外翠绿、茂盛。而寒冬来临之后,也许是为了让古城沐浴更多的阳光,刺桐树又毅然将它蔽空的阔叶落下。这时的刺桐树虽然叶子落了,但人们并不觉得它丑陋,反而更被它的品格所感动。

民间有传说,刺桐树“如叶先萌芽而花后发,则五谷丰登”,故刺桐有“瑞桐”“奇树”之称。史载,北宋有一位叫丁谓的廉访使来到泉州,他本想观赏刺桐开花的美景,没想到只有满树的绿叶迎接他。然而,当他听说刺桐树如果先长叶后开花,这一年就会五谷丰登时,便转忧为喜写下诗作,表达出他希望刺桐树可以“叶先萌芽”从而兆示丰收的心情。而另一位泉州知府王十朋,对这种传说却不在意。他一到泉州就察看全城地形,带领百姓修建池塘战胜旱涝等灾害,也写下了咏刺桐的诗句。

每次有朋友来到泉州,我都不忘带他们走近刺桐树,给远方的来客讲述泉州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……

泉州的榕树,一棵就是一处风景。古城建设过程中注意保护古老的榕树,所以,在泉州城里走着走着,不经意间就会遇上一棵老榕树。它们威武、苍劲、高大,阳光将丝丝缕缕的气根染成金色,鸟雀飞来,啄理起老榕树独特的“美髯”。好一派诗情画意,令人赏心悦目。

而那些遍布于乡村的榕树,则成为每一个村落的组成部分。乡亲们常常在榕树下开会,孩子们喜欢绕着榕树嬉戏,“南音迷”随时在榕树下摆开“南馆”唱南音……过去乡村里有人出洋,往往就在榕树下依依惜别。远行者的蓝印花布包袱在乡间小路上渐行渐远,榕树下,送别的亲人含泪的眼睛久久地注视着那身影。

对于鸟雀们来说,榕树成了它们的村庄。它们在榕树宽广的树冠里安家。早晨与黄昏时分,喧闹的鸟鸣声仿佛要将榕树的层层翠绿洞穿,而榕树却像收获珍宝一般将声声鸟鸣收藏心间。

我见过这样的奇观:小溪时常涨水,人们过溪艰难,溪旁的榕树努力地把自己的根向对岸生长。于是不经意间,人们发现,一座有生命的“桥”横跨在溪水之上。走在这样的“桥”上,让人怎能不油然而生感动?

榕树的生命力顽强。高大的榕树被台风击倒在地,但它并不会枯死,那残存在地里的根竟扩展开来,扎进更深的地层并向四处延伸,而裸露在地面上的根就像是竖立的一团钢筋铁骨。多少次了,我走过“倒榕”旁时,都禁不住驻足抚摸它那栉风沐雨的根,感受着榕树生命的沧桑和给予我的人生启示……

在泉州,相思树之多、之美,让人惊异。相思树是泉州一种具有特殊意义的树。泉州是历史文化名城,是许多台湾同胞的祖籍地,也是著名的侨乡。也许是为了站得更高,好眺望亲人、骨肉同胞,相思树都长在山岭上。而阔别家乡的游子回到家乡后,也常常要登临家乡的山头去看望他们思念的相思树。我就见过一位游子肃立在相思树面前,长久注视着树,直至热泪盈眶,然后一个转身再度离别……

相思树长得柔韧、秀美。它的树叶细密,随风扭动的腰身像是在舞蹈。风让相思树飞扬出星星点点的黄花,淡淡的幽香飘满山野,飘向天空和远方。如果风大些,相思树会抖落相思豆荚,仿佛在弹奏一支动听的琵琶曲……

泉州不能不提的名树、奇树,还有开元寺里那一棵至今仍在寒冬里枝叶茂盛、初春又早早萌发芽眼的千年桑树;安溪那一棵传说为悼念英雄岳飞而“枝枝朝北”的古樟;清源山弥陀岩那一棵榕树和重阳木融为一体的“天侣树”;德化美湖那一棵传为神木的千年樟树王……

我想就不一一细说了,拼搏进取的泉州,人杰地灵的泉州,什么奇迹不能在这片土地上诞生呢?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11月14日 08 版)